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冬丛夏草 de BOLG

自言自语,自娱自乐;交流思想,碰撞思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真”的教育  

2009-05-26 14:59:06|  分类: 张口说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1982年,大四的时候,我被安排到位于水西门的南京38中实习。

       实习期间担任了该校初二(4)班的实习班主任。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,可是与初二(4)班师生结下的友谊至今仍然让我不能忘怀。班主任葛辉荣老师以及班长王敏、团支部书记杨翠红等一些学生的名字,至今仍然能够说起。实习结束时,他们给了我很高的评价,过奖的评语让我的教育教学实习成绩得了“优”。临别时,他们送给我一个塑料封面的日记本作为纪念。

       毕业前夕,我把这本日记本用来记录同学、老师的珍贵留言。其中,大一时的班主任、辅导员刘胜之老师的留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工作20多年来,到过了江阴的几十所中、小学校,唯独在征存中学行政楼墙上看到了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这句名言,让我倍感亲切的同时,也对教育中的“真”多了一分思考。

教人求“真” - 冬丛夏草 - 冬丛夏草的园地  教人求“真” - 冬丛夏草 - 冬丛夏草的园地

       曾看到这样一则报道,奥巴马当选总统后,许多美国小学生给他写信。其中一位叫乔登·诺克斯的小学生在信中写道:“我为我的妈妈担心,她的膝盖有严重的毛病,她没有钱去看医生。请你解决健康医疗的问题好吗?”这种话语除了率真,没有一丁点的花俏和华丽,完全发自一个儿童的内心,因而是一种真实的表达与真情的流露。

       反观我们的学生,在这方面做得怎样呢?这里暂且不论为了检查、验收、评比而做的一些众所周知的事。周一到学校去听课调研,常常会遇到“升旗仪式”,学生代表的发言自然也听到不少。听过之后,有些学生的发言在给人以一股书卷气十足的同时,还有一种“少年老成”的感觉。不由得产生这样一种疑问:这,是一个中学生的真情流露吗?

       当然,这也难怪学生。就是我们这些大人们在许多时候,许多场合也未必能够把自己的意愿、想法真实地表达出来。在开会、讨论、发言过程中,常常要先揣摩领导的意图,然后斟酌用词,考虑再三,唯恐表达欠妥,或说漏了嘴给自己增添麻烦。

       那么,是什么造成了中、美两国在表达方面的巨大差异呢?原来在美国,学童写话的关键不在于用词是否漂亮,也不在于说得是否正确,而在于写真话。在教学中,老师们对一些问题是否有统一的标准答案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兴趣,也并不试图向学生提供绝对正确的统一答案,只是鼓励学生说真话。   

       曾在报纸上看到一犯人讲述的这样一则故事:小时候,妈妈给我和弟弟买了两双鞋子,一双是布鞋,一双是皮鞋。妈妈问我们,你们想要哪一双?我一看那双皮鞋,好漂亮,我非常想要。可弟弟抢先喊:“我要皮鞋!”妈妈看了他一眼,批评他道:“好孩子要学会谦让,不能总把好的留给自己。”于是,我灵机一动,改口说:“妈,我要布鞋好了。”妈妈听了很高兴,就把那双皮鞋给了我。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也从此学会了撒谎。以后,为了得到每一件我想得到的东西,我都不择手段,直到我进了监狱。

       从这则故事中可以看出,我们的家长、我们的教育工作者似乎总是要求自己的孩子、自己的学生各方面都是完美的,而这又无意之中把孩子们“逼”成了一个个“失真”的人。

       相信“子贡赎人”与“子路受牛”的典故大家都已熟知,孔圣人对人的“真”的一面尚且如此看重,难道我们的教育就不该这样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7)| 评论(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