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冬丛夏草 de BOLG

自言自语,自娱自乐;交流思想,碰撞思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说说“生物”与“地理”的“不解之缘”  

2010-05-30 07:51:31|  分类: 张口说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在我看来,“生物”与“地理”似乎有一种“不解之缘”。细细想来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
一、地名

       俺的老家在马镇,这个地名中就有一个动物的名字——“马”。虽然现在“马镇”已经改名为“徐霞客镇”,但是,这不仅没有脱离“生物”,反而让“生物”与“地理”靠得更近了。因为徐霞客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地理学家。

       其实,全国各地用动、植物和人名作地名的不胜枚举。大一点的有如江西的“樟树”、山东的“枣庄”、广西的“桂林”、广东的“梅州”、陕西的“宝鸡”、江西的“鹰潭”、黑龙江的“双鸭山”、吉林的“靖宇”、陕西的“志丹”等等,至于叫“杨树地”、“榆树湾”、“椴木沟”、“龙虎塘”、“乌龙潭”、“马尾沟”、“朱雀桥”、“麒麟门”、“白鹭村”的小地名多得数不胜数。

二、大学

       在我上大学的时候,南师的生物系和地理系同在一栋楼——“新大楼”里面。课余时间,经常会到地理系去走走看看。从地理系的墙报上得知,该系著名的地理学家李旭丹是咱的老乡——江阴青阳人。工作后还见过他的胞弟,青阳小学的一名教师,跟我父亲很熟。

       虽然生物和地理不是一个专业,可是,大一的时候,两个不同专业的学生却在同一只教室里上“无机化学”课。这不能不说是“生物”跟“地理”的一个“缘分”。

三、招考

       文革结束后,虽然“生物”比“地理”晚两年进入高考科目。可是,在上世纪90年代,“生物”和“地理”学科却同时被取消了作为高考科目的资格。给人以一种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”的悲壮。

       以前,在初中常常把“史、地、生”连在一起叫,三门学科的老师也常常被安排在一个办公室,原因就是这三门学科都是非中考学科,“小三门”的名称也由此而来。两年前,随着“历史”进入中考学科的行列,剩下的非中考科目就是“生物”和“地理”了。相同的“命运”,让“生物”和“地理”老师成了“哥俩好”。

四、知识

       虽然在中学阶段把“生物”和“地理”分别划为理科和文科,但是,从学科的知识方面有很多地方是相通的。如物候学、生态学等。以前的中学地理和生物教材中,有不少内容如“生态系统”等基本上是相同的。然而,两科的老师对这部分内容的教学并没有相互推诿和扯皮,而是按照各自学科的教学要求进行教学,和谐、共生在两门学科的教学与教师之间得到了良好的体现。

五、字源

       大家都知道,“东、南、西、北”四个方位,属于地理名称(词)。然而,有一点我一直弄不明白,那就是比赛中输了为什么叫“败北”,而不叫“败南”或“败东”、“败西”呢?后来从一本汉字字源的书上得知,这“北”字在古代汉语中多表示“打了败仗逃跑”的意思。原来,这“北”字的本意就是“背”的意思,这从甲骨文的“北”字可以得到考证。由于古代作战打了败仗逃跑时,总是“背向”敌人,所以,“北”有“逃跑”的意思,由“逃跑”又引申出“战败”的意思,“败北”一词也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   “背”,一个人体部位的名称,居然跟地理上的“北”有联系,难道不是有缘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7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