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冬丛夏草 de BOLG

自言自语,自娱自乐;交流思想,碰撞思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炮“play”  

2017-12-10 20:38:17|  分类: 旧物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看到这个题目,估计绝大多数人会感到莫名其妙。“中西结合”,到底是啥意思?

       “炮play”,也叫“play”,是老家一带对“炮炒米”的一种方言称谓。汉语中绝对找不出哪两个字的发音有“play”来得准确、合适,以致于中学英语课学到“play”这个单词时首先想到的是“炮炒米”。“炮play”在老家方言中有两层意思:一个是动词,是将米变成炒米的制作过程;另一个是名词,就是指炒米。

       “play”是儿时能够吃到的为数不多的零食之一,香、脆、松、甜,是那时候孩子们的一个至爱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如今孩子们几乎瞧不上眼的食品,在我们小时候能够吃上“play”,对于好多孩子来说几乎是一件奢侈的事。因为好多人家连饭都吃不上,哪有多余的粮食来炮“play”?

       小时候老家村上就有一户炮“play”的人家,开始住在村子东头,后来搬到了我家隔壁,因此对炮“play”的情形多了一分了解。跟其他许多走村穿巷的生意人一样,炮“play”的也挑着一副担子。担子的一头是一只上沿呈两侧高中间低的铁皮煤炉,上面架着一只可以转动的罐子(俗称“转炉”),另一头则是一只手拉风箱。跟其他走村穿巷生意人不同的是,炮“play”的似乎从来不需要吆喝。把担子放下后,先把煤炉生起来,等到第一声“嘭”的一响,以及随之而来的香气四溢,村子里想炮“play”的人自然会拿着雪白的大米陆陆续续赶过来。

       炮“play”的过程并不复杂。煤炉生好后,打开转炉倒入大米,拆开随米带来的一个小纸包,在转炉口轻抖几下,里面的几粒糖精掉入灌中,用两根短铁棍交叉用力拧紧转炉闸门,再搁到煤炉上面的架子上。然后,坐在一张矮凳上,左手摇着转炉,右手拉着风箱。说实话,要不是经常操练,这“一心两用”的事并不是哪个人都能做的。随着风箱有节奏的一推一拉,煤炉里那蓝色的火苗嗖嗖地直窜。用不了几分钟,看到转炉上的压力表已到了规定的刻度,便起身翘起转炉,将炉口伸入一只有点脏兮兮的麻袋。看到这情形四周的孩子们立马用双手捂住耳朵。随着一声吆喝“响咧啊!”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麻袋里窜出一溜白烟。在孩子们焦急和兴奋的等待中,香喷喷的“play” 终于出炉了……

       虽然炮“Play”没有季节和时间的限制,但大多数集中在秋收之后到年关这段时间,因此,在儿时的记忆中,炮“play”既代表着丰收的喜悦,又夹着浓浓的年味。

炮“play” - 冬丛夏草 - 冬丛夏草 de BOLG
 炮“play”——加米(网络下载图)
炮“play” - 冬丛夏草 - 冬丛夏草 de BOLG
 炮“play”——烘烤(网络下载图) 
炮“play” - 冬丛夏草 - 冬丛夏草 de BOLG
  炮“play”——出炉(网络下载图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