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冬丛夏草 de BOLG

自言自语,自娱自乐;交流思想,碰撞思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爱  

2017-02-08 20:09:35|  分类: 张口说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今天在报纸上读到一篇文章——《冰山一样的父亲  渐渐融化了》,文章叙述了作者小时候两次挨父亲打而心生怨恨的故事,直到长大后才渐渐体会到了“冰山一样”的父亲,其实是多么地爱着自己。
       跟我年龄相仿的人,小时候不挨父母特别是不挨父亲打的应该不多。一方面,那时候家里的小孩,两个已属少的,一大溜的不在少数,不可能像现在的独生子那样集千百宠爱于一身。小孩稍有让大人不称心的事,挨打有时是免不了的;另一方面,那时候的家长信奉的是“棒头上出孝子,筷子上出逆子”的古训,在他们的观念里,根本就没有“宠爱”和“溺爱”这样的词。
       父亲是个教师,但我并没有因此逃过父亲的打。尽管上了学以后挨打的次数很少,但大多数挨打的情形和原因都已忘记,唯独上了初一的那一次,也是记忆中挨打最重的一次,让我终身难忘。
       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,两节课后临放学前,班主任开起了班会。一贯讨厌开会的我自然开起了小差,一手拿起拴钥匙的小链条转圈摇晃了起来。由于玩得太专注,班主任走到身边都没发现,那条小链条自然被没收了。更可悲的是,那班主任不是别人,正是我的亲阿姨。放学后,她就把这事状告到了父亲那儿。
       晚上,已经上床睡觉的我被父亲叫了起来,他让我把手伸出来,一把抓住后使劲用竹尺抽打了起来。哭叫、求饶,无济于事。直到打累了,父亲才停歇下来。一肚子的委屈和钻心的疼痛伴随了一夜,第二天醒来,发现手心鼓起里好几个大的血泡。
       到了上初二的时候,我做了一件至今想起来都让人后怕的事,说得确切一点是闯了一次大祸。那是一个星期一的上午,课间操的时候,在教室门前的空地上,我跟同桌同学玩起了星期天刚刚在村子里学到的一个游戏。谁知,才玩了第一下,那位同学就倒地不起。他那痛苦不堪的表情告诉我,他受伤了。学校很快通知了同学的家长,带着去了医院。第二天,没见这位同学来上学,却传来了更为可怕的消息:这位同学的右锁骨骨折了。听到这,一下子把我给吓懵了,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了心头。
       闯了这么大的祸,自然不敢告知父母。寝食难安的日子差不多过了两个礼拜,做班主任的阿姨才把这事告知了父亲。原以为会引来一顿打,可父亲知道后连骂一句的话都没有,这让我甚感意外。待那位同学无锡医院手术出院回家后,父亲还陪着我去他家慰问致歉,并支付了15元医疗费。
       初中的这两件事,不该打的挨打了,该打的却没打,一时让人想不明白。直到自己做了父亲,才慢慢地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道理,渐渐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父爱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